適時適效

何斯人

2010年6月24日

「在合適的時間,在合適的地方,以合適的手段幹合適的事情」這是成功的基本智慧,相信很多人都明白這種硬道理。問題是甚麼叫做「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方」、「合適的手段」和「幹合適的事情」?

有些領導人認為機構的「一草一木」都是需要有效的管理,換句話說,一切都需要狠抓!這本來是無可厚非的心態,亦反映出領導人的「良心」。如果連這種「良心」出發點都沒有的領導人,根本便不配當個企業的負責人。

不是說笑,舉目四顧,形形式式的企業之中真不乏此類的領導人,尤其是把「上市」當成了最終目標的企業領導人,往往寧願要企業在基礎發展的方面來讓路,也得非要堆砌好上市的「棚架」不可,上了市集好了資金後,一切更多數只是為了堆砌而堆砌(如地產代理竟搞起再生能源來!)。

另一方面,把「一草一木」都視為己任的領導人,雖然擁有對企業的基本「良心」,然而過份地細碎,除了會把自己弄到「心力交猝」外,對企業發展的前途亦不一定是有利!領導人的這種「事無大小,鉅細無遺」(大的抓,小的也要抓),最後結果便是「迷失」。

由於在「大的是大,小的也是大」這種心理驅使下,甚麼都可以是大,再也沒有甚麼事情是不重要的了,這是把事情無限上綱的表現。為實現理想不計較自我的「勞心勞力」是一種美德,可是理想也不一定會見得如願以償地實現。這便是「在合適的時間,在合適的地方,以合適的手段幹合適的事情」的實踐性問題。

比如管理文具、電費、飲水機、午饍訂位、員工出缺席等事情固然之重要,但相信其「著墨」之多寡,斷不會跟經營策略、市場競爭力、電腦網絡創新、甚至企業文化樹立的「著墨」會成同一比例。

前特首所推出的「八萬五」政策,說是「好心做壞事」倒也是相當地貼切,然而這更像「在不合適的時間,在不合適的地方,以不合適的手段幹合適的事情」那般,相信前特首始料不及的是,其良好意願竟淪為新矛盾的焦點。

每一件事情表面看上去錯綜複雜,然而卻都有其根本的連貫性,這個世紀很多學者及領導人(無論是企業家甚至乎國家領導人)正是發現事物愈來愈具連貫性,因此對事物的看法有了新的詮釋。

在既能看得見「樹木」的情況下,也需來考慮一下整個「森林」!發展新能源、綠色概念、低炭排放量、節能、生態和諧等等課題,從上一個世紀裡似乎只是給大企業或政治人物用來「作綉」或甚至是完全忽視的情況下,現在卻一下子轉變成為了21世紀的活生生課題。

嚴格來說,這是二種思維二條路線矛盾的「鬥爭」結果!一種是分割式的思維,在這種思維下,每件事情的特性都在代表著其所有的內容,而這些內容卻很多時卻被狹義地認為只是孤立存在著,而不會對其他事物產生任何的相互作用。

歐洲自工業革命以來,世界起了根本上的改變,其賴以成功的指導思想(見斯人近期的一些文章)主要是把事物細份化(fragmentation)。在這種細份化的思維下,把整件事物孤立成為看似互不關連的細份便於逐一分析及逐一分類,其俵俵者可以從達爾文的生物分門別類而得以瞥見。

把複雜的事物來分門別類當然自有其可取之處,關鍵是不能把分類絕對地孤立起來而割斷了與其他事物的關聯性或連貫性,晉而成為了一元論或多元論的俘虜。

另一種是系統式思維(system thinking),簡言之,事物雖然都是以表現其獨立性而存在著,卻是整個「森林系統」的構成部份,因而彼此之間是相互相關的。正如「蟲生」必然是「物先腐」於前、「毛將焉附」也是「皮之不存」的結果。

西方唯物辯證論者把道理說得好,事物既是統一而又非統一的(矛盾的)。我們中國人則更利害,幾千年前已經把這種道理參得透徹:「一陰一陽謂之道」,陰陽兩極既可予盾亦可轉化為互融互通!

如果因為最近賣地拍得了109億而孤立地看好樓市的後續發展,那就正好像因為出了「9招12式」等指引而看淡樓市的後續發展那樣地以扁蓋全!影響樓市發展的因素其實還多的是(如息口走勢、環球資金的去留、美國的經濟復甦速度、中國政府的房地產政策、消費指數、通脹…等)。這便是事物相關的因素,也就是系統思維的精髓。

相信大家都很清楚,一家地產代理公司的成功,斷非因為是得了一、兩位頂尖的經紀助陣。同樣道理,成功也不光是領導曉得的「抬頭看路」高瞻遠矚的結果!堅持真理也許是對的,但也不能忽視了真理的整體方向和內容,更重要的是時間的局限性。

要是拼命地狠抓一些四海皆通而又較不適時的真理,卻又對甚麼是適時的真理又疏於認知的話,這類領導必然一如資源錯配地把注意力重點錯配。這種結果就正如名將麥克阿瑟(Gen. D. McArthur)常言之「戰爭的失敗往往要歸咎於投入的兵力太少和太遲(too late and too little)這項因素」。

導致這種錯配正因缺乏了全局視野的思維!也可以說這是缺乏系統思維的認識而囿於孤立細份化思維的結果!延安的失陷而導致紅軍要走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誘因,正是博古及李德(共產國際派華的德藉軍事顧問)等人生搬硬套了歐陸革命戰爭的經驗,妄顧時宜堅持跟國民黨打陣地戰的結果!這也是欠缺了全局視野而細份思維所導致的結果。

假如一位領導為了堅持原則,不讓下屬胡亂浪費飲水機的飲用水卻觸發了跟群眾之間的矛盾,甚至乎讓這種矛盾給政治對手來充份利用,以致使自己跟群眾之間的團結陷入於疏離的話,這種堅持原則的行為便應該放到一個合符時宜的空間來進行,否則這種原則便顯得「出師未捶郊死」,最終亦不能把理想充份實現。這種切割式的理想主義其實也正正是欠缺了全局性系統思維的結果!

鄧小平搞改革開放,讓「部份人先富起來」、「黑白猫論」等都是系統思維的產物,也是在適當的時間以合適的手段來幹適合的事情,整局來說,鄧小平並未有背棄了出於對國家及人民的原則理想!

哲古華拉在波利維亞給中情局幹掉,正是他那滿腦子的理想主義出賣了他!反之卡斯特羅依然安在卻非因他心存僥幸的妥協,卻是他真懂得敵强我弱的世情(卡斯特羅自始至終都沒有把革命出賣,反而成為了拉美甚至環球的一股反帝力量)!

正所謂「察於刀筆之跡者,不識理亂之本,習於行陣之中者,不識廟勝之權」,真正的領導不是懂舞文弄墨之徒,也非手執關刀的大將軍,只要是弄懂甚麼叫「權變」即可,「權變」也者,適時適效也!

斯人網站 (cman.hk)

斯人天地